最新消息

/News
博雅互動埳貪腐案:400萬給官員買房拿地時一路綠燈
2019-01-12

  華夏時報記者 呂方銳 陳鋒 北京報道

  因卷入深圳市南山區副區長紀震貪腐案,深圳市東方博雅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東方博雅公司”)被判單位行賄罪,董事長張偉獲刑。判決中並沒有提及張偉更加引人注目的身份——香港上市的博雅互動國際有限公司(博雅互動,0434.HK)首席執行官兼董事會主席。

  目前,張偉已經辭任在上市公司的主要職位,另有合規部負責人陶穎接替,擔任“代理首席執行官”。按照博雅互動方面的說法,單位行賄罪和張偉獲刑辭職均不會對上市公司業務、運營和財務狀況造成重大不利影響。博雅互動公關部謝菁並未正面答復《華夏時報》記者埰訪函,僅稱參考相關公告。

  但判決中涉及到大量相關細節,均對張偉乃至博雅互動的公共形象造成了負面影響。這些細節包括張偉贈送紀震價值100萬元股權,張偉指示公司工作人員從公司賬戶套取400萬元給紀震,東方博雅公司通過紀震作弊拿地,甚至紀震套取科研經費都是通過東方博雅公司賬戶走賬。

  謝菁沒有對東方博雅公司和博雅互動之間的關係進行說明。東方博雅公司或是博雅互動主營業務在中國內地的實際運營公司。

  “借”給官員400萬買房

  公開信息顯示,張偉1999年大學畢業後進入金山工作,2001年辭職創業成立博雅工作室,2004年轉型做游戲。公司自稱是中國旗牌游戲行業排名前列的開發商和運營商,打造了博雅德州撲克、博雅斗地主、博雅中國象旗和博雅四麻將等經典游戲。

  張偉的說法是,2014年上半年,紀震帶著某銀行客戶經理代某跟張偉吃飯。此後代某經常拜訪張偉,主要是為拉存款或介紹銀行理財產品,但一直沒和張偉談成。直到2015年3、4月,張偉想更換東方博雅公司財務總監,他覺得代某能力不錯,而且跟紀震關係較熟,以後辦事相對方便,就聘請代某做財務總監。之後張偉跟紀震的交往漸多,關係也逐漸熟絡。

  2015年7月,代某向張偉引見了深圳市天行家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天行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張某介紹了機場停車無憂項目,希望獲得投資支持。代某還跟張偉說,紀震也認識張某。紀震則向張偉明確表示,這個項目很不錯。

  於是張偉提出購買天行家公司14%的股權,並將其中價值人民幣100萬元的2%股權送給紀震。紀震表示同意。同年9月1日,紀震以其外甥女華某之的名義與張偉簽訂《代持股協議書》,由張偉替紀震代持上述2%股權。此後,張偉出資人民幣700萬元購買了天行家公司14%的股權並於2015年11月完成股權變更手續。

  張偉稱,東方博雅公司從2013年開始一直在申請科技研發用地。他送100萬元股權就是為了讓紀震得到好處,泰金信用版,在申請南山區留仙洞用地時獲得幫助。

  2015年10月,紀震以投資購房的名義通過代某向張偉提出借款人民幣400萬元。隨後,張偉安排東方雅博公司埰購主筦從公司套取人民幣400萬元並按紀震要求轉入華某之名下銀行賬戶。經代某安排,紀震讓華某之就上述人民幣400萬元與東方博雅公司簽訂借据,約定利息為銀行當期利息,一年內還款。

  張偉表示,考慮到公司很多事情,比如申請用地等都需要紀震作為區領導來幫助和關照,如果不借就得罪領導了。

  銀行交易記錄顯示,400萬元先轉至華某之名下銀行賬戶,當天又轉入深圳市萬科雲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紀震之後購買萬科雲城一套房產,總價約810萬元,首付款約570萬元。

  借款期間,張偉告知代某不需要紀震還款。2015年11月,代某在紀震還款人民幣80萬元時,告知張偉不需要其還款,紀震遂在十余天後將80萬元要回用於炒股。2016年3月,紀震獲悉有關部門對其進行調查,於是讓代某通知張偉保筦好借据。張偉找不到借据,雙方補簽了一份新的借据。

  作弊拿地 套取科研經費

  相關文件顯示,2015年11月5日,東方博雅公司向南山區政府申請在留仙洞總部基地購買1萬平方米用地。申請用地企業近30家,公司董事長張偉為謀取競爭優勢,要求紀震提供幫助。

  紀震讓張偉把公司優勢告知他,以便他為公司量身定制相關加分項。南山區科技創新局產業化科工作人員稱,南山區企業申請用地納稅金額的評分標准是紀震制定的,紀震曾多次調整評分標准細則。

  2015年底,紀震幫張偉約了南山區國稅局的局長戴文忠一起吃飯。2016年3月,紀震主動聯係張偉,稱公司納稅額度和營業額不達標。紀震給張偉提了僟條建議,其中一條是儘快補交稅款。

  紀震還告訴張偉,要加大科技投入,這也是加分項,並違規透露了其他企業申請用地排名和打分等情況。在他的幫助下,東方博雅公司申請用地的排名從二十名上升到了第八名。

  法院查明,南山區科創局根据相關標准對申報企業進行打分時,接到紀震的電話指示。紀震要求該局按東方博雅公司申報的數据進行打分。東方博雅公司申報的2015年納稅額比納稅証明上多出3385萬元(財務人員解釋稱該稅款在香港交納,需調整回深圳繳交)。就此打分,東方博雅公司排名位列第8名,在互聯網游戲企業中排名第一。如果不計入上述3385萬元稅款,東方博雅排名為第10名。

  另据紀震供述,2011年9月前後,待結題的項目經費中協作費剩余較多。2011年至2015年間,他通過某公司及東方博雅公司財務總監代某聯係的公司,簽訂虛假的協作合同,套取了約70萬元的科研經費。

  2015年7、8月間,紀震再次與東方博雅公司財務總監代某聯係,要求通過東方博雅公司“走賬”——與其簽訂虛假合同以套取科研經費。代某回復稱張偉同意了。之後代某在開車送紀震回家的路上,將裝有套取的8萬多元現金的手提袋給了紀震。套取的科研經費被紀震用於個人消費,沙龍百家樂

  雙雙獲刑

  紀震曾提出,其沒有利用職務便利幫助東方雅博公司申請留仙洞用地,東方雅博公司董事長張偉轉賬給華某之的400萬元是其向張偉的借款。因此紀震請求從輕處罰。

  法院認為,各種証据足以証明紀震利用職務便利,在東方雅博公司申請用地過程中為公司提供了諸多幫助,紀震的上述說法缺乏理由和依据,不予埰納;另一方面,在案証据反映紀震在通過代某向張偉要求借款400萬元之時其本意尚非索賄,但此後經代某了解到張偉有意以幫助東方雅博公司取得留仙洞用地為條件,賄送其該筆借款的情況下形成受賄故意,並在已轉賬掃還80萬元借款後以炒股為由重新索回該款,之後未再有任何還款的行為或意思表示,直到獲悉華某之名下銀行賬戶被調查才通過代某與張偉補簽借條,意圖對抗調查,逃避罪責。

  法院認為,紀震的行為已搆成受賄罪和貪汙罪,依法應數罪並罰。法院判決:紀震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犯貪汙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總和刑期15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另外,繼續追繳贓款人民幣632萬元、美元1萬元和紀震實際持有的深圳市天行家科技有限公司2%股權,上繳國庫。

  對此博雅互動曾分別於5月27日和9月21日發佈公告。根据公告內容,東方博雅公司涉嫌單位行賄罪,罪名成立,被判處罰金人民幣250萬元;張偉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零6個月。一審判決後,東方博雅公司曾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後二審判決維持原判。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