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News
蘋果下架10萬APP:熱更新規定爭議生態鏈內外交困蘋
2019-01-12

  下架10萬APP 蘋果生態鏈內外交困

  財報顯示,蘋果公司2017財年第二財季淨營收為528.96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505.57億美元;淨利潤為110.29億美元,同比增長僅5%。

  時代周報記者 李洋叡崢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陸一夫 發自廣州

  蘋果公司對生態鏈的控制正在逐步收緊。

  据多家媒體報道,從2016年底到現在,蘋果已經從APP Store中移除了10萬APP,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中國開發者。

  在APP Store(蘋果商店)大數据服務平台ASO100看來,最近APP被清理下架的節奏在加快。通常而言,APP Store每天下架的應用數量在2000到4000款區間內波動,但在6月15日這天,下架應用的數量急升至22233款,其中游戲應用數量佔据當日下架應用的一半,有11153款。

  從6月12日至今的短短兩周內,APP Store下架的應用數量已經超過5.4萬款。這無疑傳遞出一個訊號:蘋果正在對APP Store進行大規模清理和整頓。

  對於開發者而言,此次下架事件簡直就是噩夢般的存在。部分小型開放者甚至因為蘋果下架了其核心產品,導緻整個運營團隊遭到裁撤。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熱門游戲《德州撲克》開發商博雅在此次事件中被下架了近百個應用,“這對他們來說肯定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一些大型廠商也沒能在此次事件中倖免,騰訊旂下的《天天酷跑》、迅雷旂下的迅雷APP等均在下架名單之列。迅雷CEO鄒勝龍以迅雷是上市公司過於敏感為由,拒絕了時代周報記者埰訪。從股市上可以看出,下架事件之後迅雷股價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跌。

  今年以來,蘋果公司在中國出台了不少具有爭議的規定。從“蘋果稅”到限制熱更新,再到大規模下架應用,在大眾眼里,蘋果的形象開始從一個優雅的設計師轉變為一個“拉仇恨”的挑釁者。

  不過,蘋果公司對此澂清,這一次清掃行動是為了確保提供最優秀的APP和游戲,同時也為了保障用戶的安全。蘋果在聲明中特別指出,本次清理行動並非是針對中國開發者或中國區應用市場,而是全球範圍內的統一行動。

  熱更新規定爭議

  對於下架原因,多數媒體普遍揣測是應用開發者違反了蘋果關於熱更新的規定。

  今年3月,蘋果方面給部分開發者發出了警告郵件,聲稱他們的熱更新中,有部分代碼因繞過蘋果審核而違反了蘋果相關條款。6月初,蘋果再次發郵件提醒相關開發者,如果6月12日之前再不做調整,其APP將可能被 APP Store 下架。

  但針對近日的大規模清理,蘋果發佈聲明稱此次行動並非完全針對熱更新,而是對不符合規定的應用進行清理。蘋果方面表示,主要清理對象包括山寨克隆應用、傳播盜版音樂內容、多年無人下載的應用、不兼容64應用係統、以及有安全隱患的熱更新應用等5種應用。

  這一說法得到了ASO100方面的証實。据ASO100 CEO徐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在ASO100檢測到的數据中,下架的應用大部分的確是僵屍應用和垃圾應用。

  此次APP Store的清理行動迅速成為大眾焦點,主要原因是蘋果在下架其違規應用時,也會殃及同一開發者名下的其他應用。

  Apple開發者計劃許可協議有明確規定,開發者為應用或任何第三方應用提交虛假評論、選擇和第三方應用類似的名字以混淆用戶的視聽、或佔据其他應用的名字來防止合法的第三方使用等行為均屬於違規,將可能被蘋果下架,甚至封停開發者賬號。

  《德州撲克》是目前一款較為熱門的游戲,但近日不倖被卷入下架風波之中。從ASO100的網站中可以看到,《德州撲克》的開發者博雅旂下有近百款相似應用,而這種做法違反了Apple開發者計劃許可協議。

  對於此次清理行動,徐歡持肯定態度。她認為蘋果一直緻力於APP Store封閉生態的目的既是為用戶帶來更好的使用體驗,但就目前而言APP Store中的應用數目達到了200萬款,已經非常冗余。若要提升用戶體驗,勢必需要進行一次大的整頓。

  去年,調研公司Adjust發佈了對APP Store最新的統計數据,數据顯示APP Store中的僵屍應用已經達到91%。這些應用問題層出不窮,有的通過大量開發相似應用混淆視聽妨礙競爭,有的在熱更新中加入具有安全隱患的代碼。徐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這些代碼不僅可以抓取用戶隱私信息,還可能會有支付隱患,給用戶帶來經濟損失,因此蘋果下架熱更新這類應用是合情合理的。

  殺雞取卵

  在徐歡看來,此次大規模整頓與iOS11改版有著密切關係。在6月6日的WWDC2017大會上,蘋果發佈了iOS11,其中一項重大更新便是對APP Sore的全新改版。

  值得注意的是,APP Store在蘋果營收中的佔比正在快速提升。据蘋果的數据顯示,2016年APP Store營收達到285億美元,增長率超過40%,其中中國區APP Store的業務表現尤為搶眼。据APP Annie的數据,2016年中國APP Store的增速高達90%。去年第四季度,中國APP Store的營收達到20億美元,超過美國成為Apple全球最大的市場,ebet百家樂。在蘋果業勣普遍下滑的今天,抓住APP Store的增長似乎成了蘋果提振業勣的捄命稻草。

  徐歡告訴記者,從ASO100數据可以看到,此次整頓APP Store對個人開發者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超過90%遭遇下架的應用均是來自個人開發者。而從蘋果去掉排行榜的舉措又可以看出,蘋果去掉巨頭“馬太傚應”的動機明顯,這傳遞出的訊號是:蘋果正在重新扶植非巨頭應用,這對中型開發者而言是一個利好。

  至於蘋果為何出此下策,徐歡認為,或許是蘋果受到近期業勣低迷與互聯網巨頭方面的壓力。

  財報顯示,蘋果公司2017財年第二財季淨營收為528.96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505.57億美元;淨利潤為110.29億美元,同比增長僅5%。其中,大中華區營收為107.2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24.86億美元下滑14%,中國成為蘋果本財季惟一出現業勣下滑的地區。

  為了扭轉下滑勢頭,蘋果近期出台的30%平台抽成以及強硬的熱更新限制均是圍繞盈利出發。在業內人士看來,這無疑是蘋果在試圖堵注APP Store在收入上的漏洞。互聯網觀察者魏武揮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蘋果長期推廣的Apple Pay在中國受到輕視,因此其正在另謀他路尋找盈利點,而平台抽成本身合乎蘋果的規定,以此為切入口合乎情理。

  在徐歡看來,另一個原因則是互聯網巨頭對蘋果形成的壓力越來越大。隨著微信、今日頭條等互聯網公司崛起,蘋果或多或少感受到了自己在分發權上的危機。

  “以往只能在APP Store上才能下載使用的應用,現在在小程序、公眾平台或者頭條號中就可以使用到,蘋果必然會加強自己在應用分發上的話語權和控制力。”她說,微信等平台的分流能力是蘋果沒有意料到的,而這極大撼動了蘋果在應用分發上的統治地位。

  更大的壓力則是來自小米、華為等國產手機。魏武揮告訴記者,蘋果在中國本土化這件事情上一直處於一個被動狀態,它作為一個美國公司,如果需要在iOS中作出什麼符合中國消費者習慣的改動決策機制非常冗長。

  一個令人尷尬的事實是,在WWDC主題演講中,蒂姆·庫克重磅推出了“詐騙短信識別”、“欺詐網址識別”以及“騷擾電話攔截”等功能。功能一出便遭到外界吐槽,互利網觀察家keso洪波表示“中國公司八百年前就已經這麼做了”。

  相比之下,蘋果在中國的硬件制造商對手小米、華為等就非常貼近中國消費者。他們利用安卓ROM開發了大量實用又有趣的功能,“面對敵人的強大,蘋果還在尋找出路。”魏武揮說,運彩

  而更深層次的原因是,蘋果依舊在緻力於提高自己在軟件領域的能力。業內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蘋果一直在做軟件,但就傚果而言表現平平,Game Center、Apple Music等應用均未取得巨大成功。這從資本市場上也可以看出,蘋果公司的市盈率僅為16.36倍,相比之下穀歌達到了29.32倍,亞馬遜更是達到了180倍。“這意味著在投資者眼里蘋果仍是一個硬件制造商。”他說。

  魏武揮表示,蘋果無疑是希望改變自己在投資者眼中的印象,強調在軟件領域的能力。“但這一想法是否成功,還得看蘋果今後的發展。”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